裕固族音乐家巴九录

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半夏 发布时间:2011-11-03

老巴1947年生于肃南县明花区前滩乡刺窝泉村,1974年参加工作,在肃南县文工队干乐队兼会计。有趣的是,老巴毕业于西北民院畜牧兽医专业,应了一句话叫“用非所学”。1980年,在老巴的人生路上是有里程碑意义的一年。这一年,北京电影制片厂在肃南拍摄反映裕固族生活的电影《萨里玛柯》,肃南县文工队参与拍摄工作。老巴除了工作任务以外,迷上了作曲。他一天缠着北影厂的作曲阎飞,问个没完,有时把阎飞问得心烦。老巴可不管这些,反正一有时间就跑到阎飞那儿,问和声,问配器。说老实话,老巴到了阎飞那儿,就好比小学生到了大学教授面前,问得那些问题,简直是幼稚可笑。但是,老巴不管这些,我觉得需要问,我就只管问,全不管阎飞烦也不烦。一个月下来,老巴还真钻了进去,而且钻出了点门道,连阎飞老师都不得不点头称赞。

就在这一年,国家在北京举行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,肃南县文工队荣幸地参加了演出。其中有一个叫得很响的节目就是银杏吉斯的独唱《裕固族姑娘就是我》。

《裕固族姑娘就是我》本是一首裕固族民歌,在裕固族群众中传唱甚广,很受欢迎。1980年5月4曰,肃南县明花区举行庆祝“五一”、“五四”业余文艺会演,明花区的安玉花演唱的就是这首脍炙人口的民歌。说老实话,老巴从懂事起,无数次地听过这首本民族的经典歌曲,但是,好像都没怎么注意过。今天,在懂得了一定的作曲知识后,再听这首歌曲,感觉就大不一样了。激动之余,老巴记下了这首民歌的乐谱,并对乐谱进行了正规化处理。对歌词也进行了归类精选,由原来的十来段歌词整理为三段歌词,使歌词更精练,更好诵记。这一处理,使《裕固族姑娘就是我》这首裕固族民歌得以基本定型。银杏吉斯在北京举行的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中演唱以后,使《裕固族姑娘就是我》一举走红,成为裕固族歌曲中的经典之作。银杏吉斯也一炮打响,真正是人以歌名,歌以人传,人歌交相辉映,歌人比翼生辉。老巴的第一部配器作品、舞蹈《迎亲路上》获优秀节目奖。在会演期间的音乐座谈会上,作曲家陆祖龙对《迎亲路上》的配器给予了高度评价。他说:甘肃的《迎亲路上》配器认真,中西乐器巧妙组合成为一体,取得了很好的剧场效果。其中有一段欢快的乐曲,木管组加民乐,处理的好。老巴的眼睛湿润了。人说“人过三十不学艺”,老巴不但过了三十,而且学了艺,而且学出了门道。谁能相信,老巴当年学的是畜牧兽医,学习作曲配器也就几个月的事情。

1983年,全国乌兰牧骑式文艺调演在北京举行,要求每个省市区出一个代表队代表本省市区参赛。甘肃省派出了以肃南县文工队为主力组建的“甘肃省乌兰牧骑代表队”参加比赛。那一次,甘肃省乌兰牧骑代表队震动了首都舞台,首都的各界观众一片赞扬,中央新闻媒介刮起了甘肃旋风。由老巴配器的藏族舞蹈《牧笛》、蒙古族舞蹈《欢乐的响铃》等受到了好评,老巴的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,老巴的心里有了一点底。

汇演期间,适逢中国==十二届二中全会召开,甘肃省乌兰牧骑代表队荣幸地为全会演出,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之后,又受命到首都钢铁公司等单位慰问演出,真正是风光不尽,喜事接踵。

1984年4月,肃南县文工队整建制调兰州转为“甘肃省乌兰牧骑演出队”。对于命运的格外垂青,老巴是亦喜亦忧。喜的是一朝点子到,竟成省城人。从此以后,事业有望,海阔天空。忧的是家庭困难,望断天涯路。恋爱正到了节骨眼上,四口人生活在四处。老巴远走兰州,女方郑凤仙工作在肃南县大岔牧场,距县城还有48公里。老巴的女儿寄居在肃南县城的姐姐家,郑凤仙的女儿托养在肃南鹿场娘家。恰在此时,肃南县决定重组肃南县文工队,领导派人把话带给了老巴,热望他打道回府,为民受命。

老巴又回到了肃南。告别兰州,老巴的心里酸酸的,眼睛涩涩的。但是,他没办法抗拒自身的困难,就是有办法,他也没有狠心拒绝县上的一番厚意深情。1985年1月,老巴出任新组建的肃南县文工队副队长,主持工作。新招收了21名小队员,一切从头开始。那时侯的老巴,真正是娃娃头,38岁的汉子领了一群十几、二十岁的小青年。领导是他,保姆也是他;文化课班主任是他,练功教练还是他。再加上一堆家务事,把个高高大大的汉子折腾成了一根麻杆。老巴是条汉子,老巴挺过来了。事实说明,县上的领导眼睛有水,没有把人看错。他们为民族文艺事业请来了一个合格的接班人,肃南县文工队后继有人。两三年功夫,肃南县文工队又出落的人才济济,名声又渐渐雀起。1987年,老巴升任文工队队长。

1992年9月1曰,县上决定把肃南县文工队更名为“肃南县民族歌舞团”,老巴的头衔也由“队长”变成了“团长”。实际上,队长也罢,团长也罢,老巴还是老巴。为了当好“队长”、“团长”,老巴自己知道这其中的甘苦。如若不信,看看他脸上的皱纹,再看看他那稀疏的华发,你就会明白:老巴不容易。如果从1974年成立肃南县文工队说,老巴是肃南县文工队的第一批队员,在团的只有他一人了。他1985年招收的是第二批。当年总共招收了21人,而今留在团里的只有白天杰、黄冬梅、朵红军、安金花、喇向峰、杨新梅、南迎春、孟克这4男4女了。所以,老巴对这8名团员特别关心。老巴知道,这十来年他们8个人同样不容易,苦没少吃,罪没少受。他们现在都已经成了团里的顶梁柱,民族歌舞团能有今天,这8个人功不可没。1998年3月份,团里又招收了25名小学员。为了他们的将来,县上考虑的非常周到。这些娃娃全部在县职中培训,半天上文化课,半天学专业课,三年学习期满,考试合格,发给中专文凭。

1997年是肃南县民族歌舞团面貌大变样的一年。这一年,歌舞团有了办公楼,解决了6套住宅楼,已婚老团员的住宅基本上得到了解决。为了蓄积发展后劲,团里创办了经济实体,在明花区搞了个2百亩地的小农场。1998年,翻修了团里的练功厅,新换了桦木地板。一方面是上级组织的支持,县上领导的关心,另一方面也是自己挣扎的结果。有了两方面的积极性,事情就好办多了。

1996年,面对团员的减少,乐队难以为继,团里买了一台迷笛。买起来容易,用起来难。老巴抱着本英汉词典抓耳挠腮,真正是狗吃刺猬无处下爪。苍天不负苦心人,老巴用了一年的工夫,终于把迷笛攻了下来。小小的迷笛,顶起了团里的半边天,自从老巴玩转了迷笛,肃南县民族歌舞团的演出水平又上了一个新台阶。

老巴很有音乐天赋,再加上他的刻苦钻研,他的音乐创作如虎添翼。而今,《裕固族姑娘就是我》声名远闻,《裕固族姑娘人人爱》在甘肃省建国40周年音乐作品评奖中获得一等奖,又于1994年被甘肃省音像出版社制作成录音带出版发行,成了较有影响的一首裕固族歌曲。他还创作出了一些很不错的音乐作品,当然,更多的是舞蹈音乐和配器作品。我常常想,老巴的音乐天赋,很多时候得服务于工作。工作使然,只能如此,自己的音乐创作只能处于从属地位。要不然,也许他能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。

因为他的艺术造诣和款款艺德,地区电视台于1997年播出了他的人物专访专题片。同年,县直机关党委表彰为优秀党员。1999年,地区音乐家协会增补他为地区音协副主席。老巴还是甘肃省少数民族音乐学会常务理事,地区艺术专业中级职务评委会委员。

分享到:

上一篇:画家郭正英   下一篇:裕固族文学家杜曼.叶尔江

返回首页

更多>>相关文章

更多>>图片文章

多红斌

精彩推荐

更多>>民族文化

中国的佛教、伊斯兰教、天主教、基督教都是由外国传入的,这些宗教都是世界性宗教,在国际上占有...[详细]

更多>>民族旅游

灵武恐龙化石群遗址位于宁东镇磁窑堡煤矿南1公里处,距银川市东南70公里。2005年4月至2006年11月...[详细]
广西容县真武阁在城东绣江北岸,建于明万历元年(1573)。阁下有石台,称古经略台。楼阁平面矩形...[详细]

更多>>民族饮食

更多>>民族新闻

更多>>民族工艺